走過憂傷,重新得力
 
作者◎賴翠霞姐妹;文字整理◎林晃惠
 

今年春天,先生被診斷出攝護腺癌一期,在醫院聽取醫生的解說時,他勸我們最好能接受最新的達文西機器人手術。一時之間,我們都猶豫不決,請教了幾位醫生評估後,才決定接受醫生的建議,不採用舊式的開刀法,以降低對身體的傷害。
 
 
310手術後,一切順利;哪知當晚先生的肚子開始覺得脹脹的,到隔天都沒有改善,醫生為他插鼻胃管直到13日才拔掉,但先生還是覺得很不舒服,肚子的脹氣並未改善;甚至腹部的污穢竟從口中溢出來,人也昏睡。我急忙請醫生和護士為先生急救,我緊張得一直哭,除了打電話給教會,請弟兄姐妹代禱外,什麼事也不能做,整顆心都揪在一起,眼睜睜地看著先生被插管送入加護病房。
 
 
31625日先生的病情不穩定,為他開刀的醫生又出國,我只好追著代理醫生問,他都是含糊地回答,先生又擔心會不治而吵著要出院。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可以痊癒出院,除了禱告還是哭,因為不曉得盼望在哪裡?本以為325離開加護病房,先生就可以進食了,然而他的病情仍舊沒有起色。
 
 
兩天後醫生回國了,327查房後,說要馬上開刀。他針對我的疑惑說明:「肚子這樣脹脹的是不正常的,像高速公路塞車一樣,卻不知道塞在哪裡,要塞多久。所以要採用開放式手術,才能確定癥結在哪裡;若是沒有問題,再縫合起來就是了,萬一裡面有什麼狀況,也好…。」
 
 
我真的不願意再為先生簽開刀同意書了,因為我不敢想像也很害怕,更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而且先生和家人都不曉得真相,所以我無法獨自承擔如此嚴重的打擊。當時最讓我感到安慰的,除了弟兄姐妹的代禱和親友至醫院陪伴,連醫生都帶著我和家人跪在地上為先生禱告,還有每天鼓勵與安撫。
 
 
327下午,先生從6點半被推進開刀房,到隔天早上4點多手術才結束。這當中醫生曾出來跟我們家屬解釋與商討相關病情;最讓我不捨的是進入開刀房,看到先生躺在手術台上的那一幕,我的心都被撕碎了!結果醫生說先生的腸子嚴重沾粘,小腸又破裂,決定先不處理膀胱,暫時裝人工肛門;否則會很危險的。既然這樣,我已無能為力,只有向上帝禱告祈求,並將此重擔全然交託、仰望祂的帶領。
 
 
後來先生的大腸、小腸分別被剪掉3090公分,還加裝人工肛門。此外,醫生說先生短時間內接受兩次大刀,加上腹膜炎,如果清醒著恐怕會無法承受激烈的疼痛,因此要在這生命的關鍵時刻,讓他沉睡5天。接下來家人與教會的弟兄姐妹都已離開醫院,只剩下不知明天將如何的我,整顆心又揪在一起,也不敢多想。獨自跪在病房的沙發上,向上帝哭訴、呼求、禱告。我累了!從310日以來,我因先生病情不穩而沒有足夠的睡眠,也未曾離開醫院回家。當天回家後感覺真好;可是馬上想到先生,又是一陣揪心般的難過。


網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