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可信

 

(節錄自《科學與信仰》微言識◎著)

 

(一)對於人類容身其間的天地,世界各個民族都有一些古老而荒誕的觀念。中國人自古認為「天圓地方」,而天地是靠柱子和繩索支持的(天柱、地維);印度人認為大地是靠巨龜馱著的;而西方民族則認為大地是負在巨人背上的。至於巨龜和巨人著落何處則不得其詳。唯有聖經說,神「把大地懸在虛空。」(約伯記267節)這話寫在聖經最古老的一卷「約伯記」裡,距今已經近四千年了。在近代天文學證明萬有引力定律及地球與太陽系的關系以前,什麼人能說出這樣的話呢?

 

(二)聖經上說,「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命之氣吹在他的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世記27節)我們知道構成人體的數十種元素,不論是宏量的,還是微量的,不論它們直接來自何種食物,其最終來源都是土。你或者會說,人體最主要的組成元素之一的氮不是主要存在於空氣之中嗎?不錯。但值得注意的是,人體並不能利用氣態的氮,氮必須先轉化為固體或液體化合物(土)才能為人體所用。有人會說,人體不是直接吸取氣態的氧嗎?是的。但人體從空氣中吸取的氧氣並不轉化為人體的組織成分,而是用來消耗它,即用氣態的氧去氧化分解人體的組織成分以取得能量,維持生命。用以構成人體的氧必須從固體食物和水中取得。因此,吸取氣態的氧,乃是人被創造成為「活人」之後的特徵。生命一旦終止,就不再有此需要,呼吸也就停止了。剩下來的便是來自塵土、仍將歸於塵土的軀體。這個軀體的成分與一個活人完全一樣,但卻不等於一個活人,其差別在於「生命之氣」。請看聖經的記載多麼簡明而正確!在現代生物化學闡明人體的化學成分及其代謝過程以前,誰明白這些呢?

 

(三)在人文科學方面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歷史。歷史是既成事實,是無人能能夠改變的。聖經上有很多預言,有的已經實現,有的正在實現,還有很多有待於將來對這些預言的準確應驗,最能說明聖經的可信性。這樣的例子很多。現舉一例。聖經以西結書第26章是關於歷史名城推羅的預言。以西結是公元前六世紀時以色列人的先知,推羅和西頓則是當時腓尼基人的兩座大城,位於現今黎巴嫩的沿海。那時腓尼基人掌握著地中海的航權,靠航海貿易積聚了大量財富,使這兩座城極其繁華,但也充滿了罪惡。而且兩城都供奉污穢的邪神巴力,並以此敗壞以色列人的純正信仰,且對以色列人的苦難幸災樂禍,故為神所憎惡。因此,以西結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推羅阿,我必與你為敵,使許多國民上來攻擊你,如同海使波浪湧上來一樣。他們必破壞推羅的牆垣,拆毀他的城樓。我也要刮淨塵土,使他成為淨光的磐石。他必在海中作曬網的地方。你不得再被建造,因為這是主耶和華說的。」(以西結書263514節)推羅原來位於地中海的東岸,位置及環境均極優良。除陸上之主城以外,還包括一個離岸不足一公里的海島,島上也建有城池。後來推羅首先受到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攻擊。因推羅城東面靠山,西面臨海,南北兩端又多峭壁,故易守難攻。尼布甲尼撤經過十三年的攻伐,方將推羅攻破。但因推羅人早已將財富移入海島城內,故尼布甲尼撒破城之後並無所獲。腓尼基人慣於航海,憑藉海島天險繼續頑抗。巴比倫則是一個內陸國家,沒有海軍。尼布甲尼撒只能望海興歎,無可奈何,乃憤而將已被攻破的推羅主城徹底毀壞,而後移師南下去征服埃及。因此,推羅的陸上主城雖已毀壞,其海島城市卻屹立不搖,繼續作為名城存在了兩百多年。這時看來,推羅的牆垣雖已被破壞,城樓也已被拆毀,但卻沒有下文,聖經的預言似乎並未完全應驗。而且「刮淨塵土」的預言似乎也沒有實現的可能,因為征服者總是掠奪人畜財物,很難想像會有人去搜刮塵土。但細看經文所說「使許多國民」、「如同波浪湧上來一樣」等語句,顯然預言的應驗並非一次完成。果然到公元前三百年,希臘大帝亞歷山大崛起,鐵騎四出,所向披靡,大軍終於像另一波浪濤再次湧向推羅。推羅人這次仍然據險頑抗,拒不投降。亞歷山大主要以騎兵縱橫天下,面對推羅海峽,也是插翅難渡。亞歷山大一怒之下,下令填海,於是推羅舊城廢墟一帶所有沙土木石,凡能填海之物一概被刮除淨盡填入海中。經過七個月的艱辛勞役,海峽終於被填平為一寬闊的陸橋,直抵海島城下。亞歷山大在破城之後,下令將推羅島城也徹底摧毀。推羅遂從此消失,並「不再被建造」,成為無人居住之地。日久年深,該處乃變為一荒涼的半島,部分海島又陸沉於海面之下,不可能再復舊觀。推羅之故城區則因塵土已被刮除淨盡,只剩巖基,經雨水沖洗,終於成為「淨光的磐石」,百無一用,整個城區,都成為漁人「曬網的地方」。直到現在依然如此。至此聖經關於推羅的預言遂全部應驗,一字不爽。反觀西頓城雖也曾被先知預言將遭到災禍,但卻沒有說它將消失,「不再存留於世」,所以該城雖歷經比推羅更多的戰亂,卻至今猶在。請看聖經的預言何等準確,何等權威!世界上還有任何其他書籍能夠這樣明確地預言千百年以後的事嗎?或是有高明的科學家或哲學家能做同樣的事?絕對沒有。因為這不是人的智慧所能做到的。

 

(四)當前世界上有一個最大的奇跡,可以充分說明聖經的真實可信,那就是猶太人(以色列人)的歷史。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一本專門介紹以色列的書,副題稱它為「謎一般的國家」。因為以色列人的經歷以一般歷史的眼光看來,實在太奇特,太不可思議。為什麼以色列這麼一個又弱又小的民族,亡國已經二千五百多年(相當於中國春秋時代),被驅離本土,並分散到世界各地也已經近二千年,卻不被同化消滅?為什麼連綿不斷的苦難和浩劫總是緊緊伴隨著這個弱小卻又表現非凡的民族?為什麼這麼一個被卑視、迫害的弱小民族卻在亡國失土兩千多年以後居然還能重建他們的國家?為什麼這麼一個小國在強敵圍攻,戰禍不斷的情況下,卻不被摧毀,反而越戰越強,在短短幾十年中,把一塊荒涼不毛之地改造為沃土良田,並建立起現代化的工農業國家?所有這些,在人看來都是難以置信的奇跡,但從聖經看來卻是理所當然,事所必至。因為早在兩、三千年以前,聖經已經預先將以色列人日後的這些情景寫得清清楚楚。這當然不是人所能夠做到的,這是神的作為,所以在人眼看為希奇。《以色列》一書的作者們雖然承認聖經對人類文明有重大貢獻,但卻囿於成見,不相信聖經是神的啟示,只把它看作猶太人的傳說,因此他們始終不能找到正確的答案,該書也就只能以「謎」開始,也以「謎」結束。(b). 人在聖經中有獨特的地位,被稱為「神的選民」,他們之所以與眾不同,原因在此。如果不明白這一點,便不可能理解以色列人。因此,我們有必要簡單回顧一下以色列人的歷史和選民的來由。


網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