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紀考古的發現證明聖經是神的話

 

(節錄《聖經是神默示的嗎》張郁嵐博士著)

 

一)死海古卷聖經神奇的發現

 

這本古卷遠在第一世紀以前大約一百年的時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為這個地方離開耶路撒冷大約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稱這本古卷叫死海古卷。它是在1947年才被發現的。古本是抄在羊皮上面,距離今天大約有二千年以上的時間。在這以前世界上最古老的舊約聖經抄本也不過是九百至一千年以前的抄本,名叫馬素列古卷(Masoletic。但是聖經最前面的摩西五經是在3500年以前寫的,那麼我們怎麼能知道,經過了2500年以後多次地轉抄又轉抄,競沒有把錯誤加到聖經裏去呢?尤其在十九世紀時代興起了神學批評家來,再加上進化論的學說一同興起攻擊聖經。他們指責今天的聖經和3500年以前的原著聖經相差很大距離,所以它是最靠不住,最敗壞,最不可信的。甚至不信派的傳教士們和教會中的主教們,也有附和和回應他們的。到了這時候,護衛聖經的人只好歎一口氣說:「我們實在沒有發現一本比這本一千年的希伯來文古本聖經更古的抄本,可以用來證明現在聖經的正確性。感謝主,就在1947年春,一個牧童在死海山上追蹤一隻迷路的山羊的時候,竟然發現了一個山洞,在山洞裏他尋到一些高瓶,裏面裝有古卷聖經,後來它被撒母耳主教買去。因為他知道只有在西元前100年的時候,曾有修士們在這裏住過,以後遭遇兵亂,便沒有人住了。

 

按照歷史記載,那時候曾有一些修士,離開耶路撒冷一帶的罪惡城市,躲住在死海荒山洞穴裏,專門苦修學道,並且抄寫聖經,後來那裏逐漸成為社區,再後又遭遇戰亂,他們便把抄本聖經藏在洞裏逃跑了。古修士們在第一世紀以前所抄的聖經,後來又在十一個洞穴中被發現,撒母耳主教收購的死海山洞裏的古本,一直拖到1948年二月才送到美國東方研究學院和耶魯大學,被近東語言研究院院長Burrows博士謹慎查核。他們從希伯來古文字體的對照上,鑒定認出它確實是西元前一、二百年時的抄本,從這裏可以證明二千年前的抄本聖經和我們現在所用的聖經在內容上是完全相同的。這樣便堵住了攻擊者的攻擊,並且確證今天所用的聖經和原始聖經內容完全相同,內中並沒有一點錯誤的攙雜,在這一切古卷中,以以賽亞書的全卷最為完整(只有兩個地方稍有缺漏。)全卷和我們現在所用的以賽亞書字字句句相同。這本書被抄在寬一尺,長二十四尺的羊皮卷上,藏在瓦質的瓶中,並用麻布包裹,外面還澆上瀝青。現在被保存在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圖書館裏。

 

(二)敘利亞泥版

 

根據洛杉磯時報和費城尋報的報導,知道羅馬大學的兩位教授──保羅馬太及格尼巴蟠第拿多在敘利亞北方的提勒、馬迪克城的古時伊布拉皇宮裏(西元前23002500年)發掘了一萬七千片古代圖書泥版,這些泥版上面分別記載西元前20002900年的歷史事實;裏面有創世記111417節所記載信心的先祖亞伯拉罕的六代祖宗希伯的事,舊約洪水氾濫的事,挪亞造方舟,和所多瑪、蛾摩拉兩個城市被毀滅的問題,另外還有提到耶路撒冷,加薩,米吉多,夏瑣等城市,和當時的假神巴力,以斯他和基抹。(士師記1124節)這一件偉大的考古發現已經不知不覺地打倒了新神學派──就是不信聖經為神話語的高等批評學者──的謬論,他們一直盲目地認為創世記不過是一篇神話罷了。然而這些泥版的事實卻證明了聖經實在都是神所默示的話語,它是經得起考驗並且有事實為證明,叫相信的人可以得著益處和亮光。美國密西根大學聖經考古專家大衛挪爾甫利門博士表示近東歷史新的一頁已經開始了。這是對舊約聖經研究的最偉大貢獻。

 

(三)尼尼微古城圖書館

 

尼尼微城是最古老的八個城市中的一個,是亞述王國的首都。它在戰爭中被毀壞之後,經過了幾千年的時間,一直被埋藏在沙土裏,直到近世記中,才被法國考古家包特氏、英國考古家裏約氏和其他考古家,經過了七、八十年時間才把它挖掘出來,這不單證明了聖經上所說的尼尼微城是確實有的,而且還堵住了批評者的話說聖經是神話的謬論。而且在這個城市中,還掘出了這個城市的王,就是亞述王的圖書館,其中藏書大約有十萬塊楔形文字的泥磚。這些書籍裏面有歷史、字典、詩歌、祭禮、合約、信劄、又有許多藥方。另外還有描寫洪水的故事,它和聖經創世記沒有出入,並且還提到聖經所記的舊約人物象亞哈、西拿基立、西耳根等人,而這些都是歷史中所沒有記過的著名人物。從這點也可以明確地證明聖經所記的人和事,並不是捏造或神話,而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非常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