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 8 項結果.

這些人怎麼說? 這些人怎麼說?

一位無神論的科學家信主記

 

文◎黃力夫(LEAF HUANG, Ph.D. 匹茲堡大學教授)

 

頑梗老我狂傲不信

 

我生長在天主教家庭,家母及家姊均是虔誠教徒。小時候,我很調皮,每逢主日,常跟隨她們去教堂,看到教徒排隊到前面跪下領聖餐,神父在他們面前劃個十字,就送他們一塊餅吃,令我心生羡慕,垂涎三尺。高中二年級時,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就跟他們跪在前面,領到一塊餅吃。事後被家母發現,她憂心忡忡,氣急敗壞,認為我犯了大罪,不可饒恕。小時侯,我也常跟神父學英文,對於耶穌降世為人,為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的故事耳熟能詳。可是,這些道理從來沒有在我心中生根過,我不相信有神,而且,我自認為不需要神。

 

1969年我赴美求學,漸漸地與查經班接觸。結婚時,我太太已經是基督徒,婚禮由一位衛理公會的牧師主持。那位牧師大概覺得我不相信神,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在結婚前一天,把我重重地訓了一頓。當時我並沒有發怒,心想結婚要緊,小不忍則亂大謀;尤其是我們結婚日期是一月一日,到處找不到牧師,只有這位牧師願意犧牲假期幫忙證婚。所以,我壓抑住內心憤怒,不敢得罪他。我雖然與基督徒結婚,但我始終是個無神論者,在美國前後共十五年中,我陪太太上教堂或到查經班,聽了許多福音,這些福音猶如耳邊風,不曾對我起過任何大作用。

 

我不認為宇宙間有神,我覺得支配宇宙及生命的現象不外是幾個物理及化學的定理。我是學科學的,對於這些定理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我認為一切生命現象都是從無生物變為有生物,從最低等的生命,漸漸進化成高等的生命,最後才產生人。所以,根本不需要一個神來創造人。我始終認為神創造人這件事是不可信的。由於我專攻生物物理及化學,對於所有生命現象都試圖用物理及化學的方式來作解釋。我有一個很大的野心,我覺得解釋生命還不夠,有一天,我會創造生命。我自認為自己很不錯,在事業上也小有成就,我相信將來創造生命的是我、不是神。我有這樣的抱負及野心,所以,我不需要神。

 

對於我這樣一個執著的無神論者,教會中許多弟兄都想向我傳福音。猶記得我剛到本地(田納西州諾城)不久,有一位弟兄曾向我傳福音,談了一個多小時,兩人辯得口乾舌燥,最後我告訴他,我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向誰傳福音,好像是我在向他傳講我的科學信仰一樣。我極力堅持我的論調,信心一點不受動搖。後來,另一位弟兄也曾到我家中;我坦白跟他說,我不需要神,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被物理及化學的定理支配,幹嘛還需要一個神呢?我暗想只有軟弱無助的人才需要神,一般人只要自己站穩腳跟,妥善安排生活,為何還需要依靠一個未可知的神呢?我認為信仰只是心理作用而已,神是不存在的。我經常與人這樣辯論。這些心理狀態就像一個圈子一樣,把我套住,自己居在其中,得意洋洋,我堅信只要靠自己就可完成一切事情,我根本不需要神,這就是我的老我。

網頁: 1  2  3  

© 2017 台中聖教會 Taichung Holiness Church since in 1951.10.7
40042 台中市中區三民路二段 42 號 (04) 2223 3982